郑永年:《日本第一》40年及对中国的教训
投稿邮箱:admin#80sd.org | 来源:联合早报     2019-01-29 10:22:02
关键字:郑永年,日本第一40年及对中国的教训
导读:1979年哈佛大学傅高义(Ezra Vogel)教授在美国出版了题为《日本第一:对美国的教训》的著作。这本书马上被翻译成日文,于1980年出版。在日文版出版之后,这本书一直是日本最畅销、由一位西方学者

1979年哈佛大学傅高义(Ezra Vogel)教授在美国出版了题为《日本第一:对美国的教训》的著作。这本书马上被翻译成日文,于1980年出版。在日文版出版之后,这本书一直是日本最畅销、由一位西方学者写日本的著作。

不过,1986年《广场协议》之后,日本在短短一段时间里便经历了从股市、房市经济的“腾飞”到经济泡沫破灭的全过程,惊心动魄。1991年,另一位西方学者琼恩·沃罗诺夫(Jon Woronoff)写了另一本书来回应傅高义的《日本第一》,书名叫《日本什么都是,但就不是第一》(Japan as Anything but Number One)。也就是说,日本是否是一个成功的故事,至少是否如傅高义所说的那样成功,在西方一直是有争议的。

傅高义在谈到为什么要在20世纪70年代末写《日本第一》时说,主要是“为了让美国人知道日本人很多事情做得非常好,至少比美国做得好,而当时美国人并不了解日本人取得了这么大成绩。”他举了很多例子,如日本的普及教育很成功;社会治安很好,犯罪率较低;贫富差距不大;培养了非常能干的官员,而且官员腐败不那么严重;公司内部非常合作、团结,产品质量提高得很快等等。傅高义认为,总结战后日本发展经验的真正目的是“对美国的启示”,让“美国人一看书名吓一跳,认真去了解日本,学习日本的长处”“让那些为自己的文化感到骄傲的美国人警醒,亚洲文化也是可以创造奇迹的!”

《日本第一》出版后产生了很大反响,在日本成为一本家喻户晓的畅销书。在东亚,这本书也是一些国家的政府推荐给公务员的必读书。这本书带给日本人的“自傲感”是任何东西也难以取代的。日本的商界在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变得洋洋得意起来,一些人借着日元升值势头狂妄地声称“要把美国买下来!”。不过好景不长,随着经济泡沫的破灭,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前10年度过了“失去的二十年”。之后,与其说是经济稳定下来,但不如说处于长期的“滞涨”阶段。

诚然,对日本“失去的二十年”也是可以讨论的。傅高义本人对此很不以为然。虽然他也认为日本亟须改革,但日本经济发展的水平、教育、知识、国民素质水平仍然很高,日本社会比美国人更节俭,日本很多公司仍很成功,很多产业仍是世界第一,在不少高科技领域,日本的出口仍然强劲,日本企业制度虽然有所改变或改进,但并没有被完全抛弃。

实际上,在2000年,傅高义还出版了另外一本书,不过没有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罢了。这本书叫《日本仍是第一吗?》(Is Japan Still Number One?)。这本书总结了美国人在哪些方面已经从日本学到了教训,同时也开始讨论日本本身可以接受的教训,提出了日本如何通过进一步改革自身而继续强大的建议。2016年,日本的一个出版物出版了一期题为“2050年日本会成为世界顶端强国吗?”的专刊。在专刊中,傅高义仍然表示乐观。

 1/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



郑永年:中国企业家的困局

在任何一个社会,企业家是国家经济的主体。如果根据马克思“经济是基础、政治是上层建筑”的观点,人们可以说,没有企业家群体的崛起就没有国家的崛起。近代以来,无论是早些时候西方的崛起,还是后来日本和东亚“四

  • 郑永年:亚洲的困局

    大约20年前(即上世纪末),曾任新加坡外交官的马凯硕(Kishore Mahbubani)出版了一本题为《亚洲会思考吗?理解东西方的分歧》的著作。在作者看来,亚洲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陆,横跨从日本、印度尼

  • 郑永年:中国政治经济模式及其未来

    和西方近代政治经济分离模式不同,东方文明尤其是中国演化出了另一类政治和经济的关系。中国文明从来没有在知识层面把经济视为一个独立领域,在经验层面,经济也从来不是一个独立领域。经济活动从来就被定义为政府责

  • 黄有光:反资本倾向的错误:与郑永年教授商榷

    人们天生有偏好平等,厌恶不平等、不公平的倾向,加上后天教育、文化与社会的影响,使包括笔者在内的绝大多数人有强烈的平等倾向。这倾向强烈到使笔者在中学时期,积极参加由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秘密左派学生运动。不

  • 郑永年:西方政治经济模式的困境

    西方民主已经经历了从传统的“共和民主”向当代的“大众民主”的转型。早期的民主是精英民主,即少数人的民主,或者少数人之间的“共和”。但自1970年代以来,随着“一人一票”制度的实现,政治的“合法性”完全

  • 郑永年:中国体制改革向何处去?

    郑永年专栏中共十九大通过了《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》,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,第一次把中共和国家机构一同考量的改革。无论对中共还是对政府而言,都有深远的意义。此前,中国经历了多次机构改革

  • 郑永年:如何整治官僚不作为?

    今天的中国,从中央到地方,最为严重的一个现象就是官僚不作为。也可以说,这已成为这个新时代最为严峻的政治挑战。中共十八大以后,发动了大规模和持续的反腐败运动,整治党政官员的腐败与“乱作为”现象,在短短几

  • 郑永年:“一带一路”五周年回顾与展望

    郑永年专栏“一带一路”的实施已经五周年了。在这五年中,中国已经取得巨大的成就,但也有不足,更有可以改进做得更好的地方。且不说“一带一路”已经触及的领域和已经全面铺开的工程,“一带一路”几乎已经成为今天

  • 郑永年:中美贸易战中国如何自我调整

    正在进行中的中美贸易战,中国暴露了怎样的弱点?这是一个人们无法回避的问题,因为美国(和西方)看到了中国的弱点,就会对中国变本加厉。很显然,中国如果不能尽快克服这些弱点,那么就不仅输了这一轮竞争,今后的

  • 郑永年:度量中国40年变化的坐标

    郑永年专栏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。从1978年到2018年,中国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变,令人眼花缭乱。如何度量和评价所发生的变化,是一个可讨论的问题。在一些人看来是积极的变化,但在另一些人看来则是消极

  • 本站推荐信息
    本站最新更新
    本栏目推荐信息
    联系本站:admin#80sd.org  新浪官方微博: http://weibo.com/201263118
    CopyRight ©2005-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
    80视点网,追踪新闻热点!  
    【免责声明】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80视点网无关。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  
  •   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