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同的政府功能
投稿邮箱:admin#80sd.org | 来源:网络文摘    2019-03-15 16:52:43
关键字:不同的政府功能
导读:上周谈到大湾区的发展,教育因而应该可以有大展拳脚的机会。但是香港本身要有自己的发展蓝图。
上周提到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各有发展的大空间。这裏再补充一下。香港只有8所公立大学,另外两所半公立院校(公开大学

上周谈到大湾区的发展,教育因而应该可以有大展拳脚的机会。但是香港本身要有自己的发展蓝图。

上周提到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各有发展的大空间。这裏再补充一下。香港只有8所公立大学,另外两所半公立院校(公开大学、演艺学院),其中6所在世界主要的排名榜裏,都在全球200名以内;又其中3所,进入全球50强。其密度之高,世界少有。

综合互动 更高平台

欧洲曾经有人专门提出这个观察。但是这些高素质的大学,面对的却只是7.8百万人口(最新数字),也只有非常有限的研究经费,学生活动的空间也极为有限。

假如让整个大湾区的大学逐渐形成一个互相呼应的体系,就会面对大约7000万的人口,可以让区内的研究经费最有效地使用,也可以让学生有更加宽广的活动空间。

请注意,这裏说的是一个「互相呼应」的体系,而不是把区内各地的教育一律化,更不是把各地的教育放进统一的领导机构。也就是各地的教育──体制、课程、人员、教学等等──仍然保持各自的特色,逐渐形成一个非常有特色的综合体。就以高等教育来说,香港的大学依然以英文为主要的教学语言与工作语言,内地的大学必然仍然以中文为主。但是整个大湾区的教育,英语的使用,必然会比中国其他地方更加普遍。

又比如,香港的大学会聘用大比例的外籍教师,甚至行政人员;在大湾区的内地大学,则外籍人员仍然会是小比例,不过「海归」也许会比其他地方多,对外籍人员也许会更加包容。但是总体来说,区内的高等教育会有一个更高的发展平台。

以上的想法,听起来很好,也不难。但是真的要实现,就需要有认真的规划。这种规划,不是硬性的行政、财政、人员的一体化。在内地来说,很容易以为大湾区的理念,就是广东省的扩张,把港、澳的资源,「为我所用」。在香港,很多政客,不论立场派别,不管是欢迎还是抗拒,都会把大湾区的规划,看成是香港政治、文化、经济……的所谓「进一步回归」,也就是让香港逐渐变成与内地一样。笔者的观察,大湾区的理念,应该是中国整体发展的一部分,这部分的发展,就是让中国的整体,更加多元化,而不是更加一体化;是增加中国社会形态的层次,而不是减少;是让中国丰富与外部世界的联接,而不是封闭。

相信这不是笔者个人的一厢情愿,也不会是香港的一厢情愿──香港成为中国南方不同体制共处的其中一块福地,也是中国最接近外部世界的一个交滙点。

但是要走到那种境界,需要香港自己的努力。然而香港在这个大湾区,自己如何定位,好像还不太清楚,也不是文本说了就算的。这自我定位非常重要,不是任何人可以代替的。

星洲美国 两种形态

于是就遇到一个根本的问题:我们说香港,什么是「香港」?上述的种种,彷彿把香港看成一个有意志的个体。香港的现实,并非如此。香港既没有可以指挥方向的政府,也没有整个社会形成「共识」的传统。香港是一个没有意志的社会。

这可以说是一个根本的特质。新加坡与香港不一样,就是政府指挥一切。政府可以指挥一切,事实上也的确在指挥一切。笔者常常说:新加坡的学校体系,是世界上管理得最好的(the best managed)。整个教育体系,好像是一间庞大的公司,政府是CEO。在新加坡,这个CEO很聪明,很好学,也很灵活,但是一切大的变动都是由政府启动。也可以说都是「政府行为」(government initiatives)。即使是学校裏面有什么新的教学法,大多数是由于政府的研究和政策的牵引。而新加坡的优态发展,又鼓励了政府,相信自己的行政力量。

美国不一样。一直以来,美国是多元的、分散的社会,一般的问题,很难有共识。但是美国人有一种根本的共识,就是宪法。美国人很多问题,都诉诸宪法,这几乎是一种信仰。因此,即使美国有种种难以容忍的社会败象,美国几乎没有人会有「革命」的动机;六十年代的「黑豹」,也许是唯一的例外;美国民众崇尚的,是马丁路德金的和平运动。从来没有人会想到要推翻宪法。笔者认为,这是美国成为最成功、也是最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本要素。因此,特朗普对美国的挑战,不是他种种即兴式的言论、动作与政策,而是有识者都担心他会动摇国民对宪法的信仰。

英国的《经济学人》前几期登过一幅漫画,右方的人像代表发展中国家的民众,左方的人像代表西方民主;右方正在追求左方,左方却正在崩倒。漫画所指出,当然也因为欧洲的形势,例如英国的脱欧。

香港呢?香港素来没有指挥一切的政府。过去的「积极的不干预」,也许已经不再可能用来期望今天的政府,但是无论如何,香港的政府不可能演变成新加坡式的政府,也不符合香港自由市场的经济形态。就教育而言,香港高教的研究,情形和美国差不多,都是各自精采。

香港原来有法治的坚固传统,否则就不会有类似廉政公署这样蜚声中外的机制。但是近年法治不断受到冲击,人们对于法治的信念不断受到挑战,再加上《基本法》的模糊地带,香港的法治也许需要一点重振,方能成为社会共识的基石。

香港形态 尚待成熟

这是一个很根本的问题。也是《经济学人》,数周前有一篇流传一时的封面文章Red Moon Rising。因为中国的登月,详细扫描了中国科技的发展,旨在说明中国的科技在很多方面都领先,也分析了中国科技发展的弱点。但是在作中美比较的时候,有一点笔者认为很关键。在中国,很多科技的突破,是因为国家有明确的方向,机构、人员、资源,都是按照国家的方向而全面安排。

在美国,研究方向是个别研究人员的选择,联邦政府可以通过拨款,如NSF(科学)、NIH(医疗健康)等,在某些方向有指挥作用,大部分的研究,即使是学术性或者是应用性的突破,并不跟随政府定下的方向。该文章的作者认为,这也是美国着急的原因之一,因为从国家发展的角度看,美国没有像中国这样的机制,中国的科技优势,只会愈来愈显着。

笔者联想起,最近参加一所中外合作的大学的评估。这所大学,在短时期内,吸引了大批的国外华人学者,在尖端领域都颇为显赫。他们遇到的问题,恰恰就是不容易在自己努力的领域,拿到国家的研究经费,除非他们的研究刚好符合国家的研究方向。

又联想起,2009年上海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较PISA。他们很认真,逐个学生研究他们参加国际项目的心态。那是严格的抽样,学生却说:「我被选中,觉得很荣幸。」跟着说:「我一定努力做好,为国争光!」连上海的同事都感到有点意外。到底,这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度!

面对内地在大湾区的发展,香港可以走出自己的路吗?

原刊于《信报》,本社获作者授权转载。




本站推荐信息
本站最新更新
本栏目推荐信息
联系本站:admin#80sd.org  新浪官方微博: http://weibo.com/201263118
CopyRight ©2005-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
80视点网,追踪新闻热点!  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80视点网无关。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  
  •   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