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别百岁田家炳──从此空院无光影,至今石基有公名
投稿邮箱:admin#80sd.org | 来源:网络文摘    2018-07-11 18:27:38
关键字:送别百岁田家炳──从此空院无光影,至今石基有公名
导读:双星闪耀:爵士与博士
在香港,人们习惯尊称邵逸夫为「邵逸夫爵士」──1977年,英国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册封邵逸夫为下级勋位爵士,邵因此也成为香港娱乐业获颁爵士头衔的第一人;而对田家炳,人们则更愿意称呼他

双星闪耀:爵士与博士

在香港,人们习惯尊称邵逸夫为「邵逸夫爵士」──1977年,英国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册封邵逸夫为下级勋位爵士,邵因此也成为香港娱乐业获颁爵士头衔的第一人;而对田家炳,人们则更愿意称呼他为「田家炳博士」──1994年,浸会大学授予田家炳荣誉博士学位。

爵士和博士,是两位大慈善家最为珍视的头衔,某种程度上,代表了他们人生价值追求的不同面向:

作为娱乐圈大亨,邵逸夫一辈子声色犬马、花团锦簇,一直到百岁以后,每年TVB年度盛典,被美女簇拥,周围衣香云鬓的六叔,始终是全场瞩目的焦点。在名利场打拼,自然在意鲜花着锦烈火烹油,一个爵士的勋位,在身份和认同上多少有些暧昧的娱乐圈,是一份最有力的褒扬。

而对于田家炳来说,一生最大的遗憾,则是小时候唸的书太少。1935年,父亲见背,作为家中独子的田家炳,不得不忍痛辍学,接手父亲的砖瓦窑生意,那一年,田家炳刚刚念到初二。而这样的遗憾,在他年逾古稀之后,多少得到了补偿:1994年,田家炳获颁美国环球大学、香港浸会大学荣誉博士学位,从此,「田家炳博士」成为人们表达对这位老者崇高敬意时最好的称谓。

1990年和1993年,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根据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的申报,分别把国际永久编号为2899、2886的小行星命名为「邵逸夫星」和「田家炳星」。这是世界上第六个和第十个用中国人名字命名的星体。

如今,这两位老人在天河相遇,一定会像这两颗星星一样,闪耀太空,为人永恆铭记。

邵逸夫作为娱乐圈大亨,一辈子声色犬马、花团锦簇。(Wikipedia Commons)

止于至善:拯救世道人心

1996年6月,常州人朱署安第一次在深圳见到80岁的田家炳。

在下榻的宾馆裏,田先生从公文包裏拿出一张纸条,小心地将它打开,摊在茶几上,让在场的每个人看。那是他特地从香港报纸上剪下来的一条新闻,说的是香港一名司机因为车祸被送到医院急救,却因周围没有一个人愿意输血,最终不治身亡。

老先生很激动,对朱署安说,扶危济困,救死扶伤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为什么现在有很多人把这些国粹远远地抛弃了呢?一个社会,如果人与人之间冷漠无情到这种地步,那么这个社会还有什么美好可言?

举座沉默。

良久,田家炳继续说:「都说下一个世纪是我们中国人的世纪,但只有办好教育,我们才有希望。现在的教育只崇尚科学,道德付诸厥如,教育固然要求真,但更要教人做人的本分,你们可以说我是老顽固,我选择工业也并非只为赚钱,而是希望对社会有点贡献。」

朱署安说,在那一霎那,他明白了老先生把几乎全部家产投在兴办学校上的苦心。

那以后,朱署安成为常州田家炳实验学校校长,坚守着「先做人,再求真」的道德信念。在中国大陆,像这样的田家炳学校,将近200所,它们寄託着田家炳更高的理想:

拯救世道人心。

人生底色与精神遗产

田家炳16岁辍学经商,两年后,乡人就开始恭恭敬敬称呼这个年轻人「田家炳先生」了,靠的是本本分分做人。

后来,田家炳20岁只身闯蕩南洋,25岁前已遍嚐便丧父失兄,在越南和印尼,财产两度被日本侵略者洗劫的困苦,一生可谓渡尽劫波。然而从他做瓷土生意开始,就懂得照顾同乡生意伙伴,以「己欲立而??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」的古老智慧,实践现代商业的共赢之道。

再后来,从印尼到香港,事业逐渐风生水起,靠的也是明明白白做事,规规矩矩做人的本分。在他心中,每个人都知本分,守规矩,这个社会就是美好的社会。为了实现心中理想,他选择了慈善。

1959年,在自己的孩子还睡着拥挤的上下舖时,田家炳就开始关心别人孩子的生活。1959年,他担任香港新界最大慈善机构博爱医院的总理;1965年,他又出任香港华人最大慈善机构东华三院的总理,参与推动社会福利工作。

自中国大陆1978年对外敞开大门之后,田家炳就把捐助的目光投向祖国内地。在他看来,同是100万元捐款,如用在内地,其发挥的成效可能比用在香港大几倍,因此他九成以上的捐款都用在内地。

终其一生,田家炳都把基础教育和师範教育作为资助的重点,用他自己的话说:

「我觉得自己的力量确实有限,所以我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。要教育办好,首先是基础教育要办好。基础教育是最基本的,如果搞不好,北大、清华这些好的高校就不可能有好的生源。而且,大学并不是谁都能够念的,但有了中小学,每一个学生就都能有接受基础教育的机会。我选择教育,特别选中了师範教育,是因为教师的质量是教育的关键,校捨不好,倒是其次的。『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』,要办好教育,就必须有好的教师,这有带赖于师範教育。」

在香港的富豪中,田家炳对金钱的佔有慾望和对物质享受要求之低,常常令人咋舌的。他在生意场上从不搞铺张的仪式;儿女婚嫁一切从简;自己80岁大寿也不摆酒;一双鞋穿了10年,袜子补了又补;曾戴的电子錶因款式已旧得不便示人,只好装在口袋裏;无论出差下榻如何高级的酒店,都是用自己带的肥皂。

在田家炳的家乡梅州大埔,流传着这样一首歌:

家炳牌楼家炳亭,家炳图书家炳琴;

家炳电站家炳馆,家炳情谊家炳心。

家炳电台家炳楼,家炳学校家炳桥;

家炳医院家炳路,家炳星光照千秋。

我们今天纪念田家炳这样投身慈善的巨富,注意力往往聚焦在那些有形的捐赠上,却多少忽略无形的精神财富。实际上,那种不以个人佔有为最终目的的财富观,那种以拯救世道人心为己任的人生观,那种超越个人成就动机而将回馈社会视为更高追求的价值观,是田家炳最可宝贵的精神遗产。

田家炳象徵着中国传统士人的立世信条: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,这是那一代人可宝贵的精神遗产。(YouTube截图)

留财于子孙,不如积德于后代

在田家炳给长女田淑芳的家书中,有这样一段话,历来为人传诵,甚至被收入小学阅读课本:

「处难处之事愈宜宽处,难处之人愈宜厚处。至急之事愈宜缓处,至大之事愈宜平处,疑难之际愈宜无意。」

那是1975年,田淑芳负笈大洋彼岸,父亲写给她的家训。40年前,田家炳也曾收到父亲田玉瑚写给自己的家训:

「你读中学,一定要达到中学的程度,力求华实兼备,如果不能华实兼备,退而求其次,也宁可实而不华,切忌华而不实。」

中国诗书人家,向来都有良训传家的传统,也是所谓「家教门风」的载体。田家炳的前半生,历经乱离,饱嚐艰辛,却能刚毅坚卓,屡仆屡起,靠的正是将「勤、俭、诚、朴」的家训作为修身立命之本。

田家炳曾说,自己毕生做的最缺德的一件事,是娶了两房太太,直到晚年写回忆录,他还为此内疚不已。

1945年,在印尼经商的田家炳,与华侨周坤莹喜结良缘。未几,日本战败投降,劫后余生,田家炳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,见到暌违十年独居乡间的六旬老母。

当时闽粤一代客家人,男子大多下南洋打工,一去经年分身乏术,无法随侍父母左右,于是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风俗,在外的男人,一般都娶两个妻子,一个在家照顾家人,一个跟随丈夫在外生活,两个妻子对所生之子女都是视如己出,没有先后大小之分。

当时田家炳面临同样的困境,在族中至亲众口一词力促之下选择再娶同乡房惠英。

田家炳说:「惠英和我见面后,看我坦白说出我在印尼情况,为着家中老母违背良心地做件于心不安的事,不过我会竭尽一切爱护她,以报答媳代子职之劳。她深觉我坦诚而且简朴,一切以孝母作为重点,很符合她的理想,因此一谈即合。婚后,我在家停留不到两月重返印尼,向周家岳父母及坤莹补充叙述了这些重婚经过后,他们也充分体谅我在家乡的处境和我平时的为人,不加苛责,但自己总觉得做了一项最缺德的事。儘管年老慈母侍奉有人,但惠英为我而牺牲青春的损失,反令我日夕感到将自己的幸福建筑在他人痛苦上而不安。」

兼娶两房,自是时代局限和地方陋习,本不值得夸耀,但田家炳的过人之处在于,终其一生,他以「孝、仁、友、爱」治家,身体力行,躬身垂範,他对两房太太、九个子女,既无偏袒,也不掩饰,相亲相爱半个多世纪。

1997亚洲金融风暴后,田家炳基金会的收入受到影响,以至于出现捐款承诺难以兑现的问题。为让捐款计划顺利实施,83岁的田家炳毅然决定将自己居住了38年,市场估值过亿的别墅,以5,600万港元的价格低价卖掉,家庭会议上,九个子女,没有一个质疑,更无一个抱怨,在看惯了「金枝慾孽豪门恩怨」的香港,这样的古风,并不多见。

田家炳说:「我留给子女的是『知识』:子女全都接受大学教育,拥有专业技能,相信可以自立;还有就是『志气』:我不让他们倚赖父母,要他们创立自己的事业。我希望他们不但能立业,还要懂得做人处世,得到别人的尊重与信赖。」

这就是田氏的门风。

原刊于群学书院微信平台,本社获授权转载。




本站推荐信息
本站最新更新
本栏目推荐信息
联系本站:admin#80sd.org  新浪官方微博: http://weibo.com/201263118
CopyRight ©2005-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
80视点网,追踪新闻热点!  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80视点网无关。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  
  •   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