芬兰有个快乐图书馆 反思学习空间的多元性
投稿邮箱:admin#80sd.org | 来源:网络文摘    2018-06-12 10:10:55
关键字:芬兰有个快乐图书馆 反思学习空间的多元性
导读:推开大门,门口左边有3D打印机、衣车及烫画T恤机。眼角瞥见远一点的角落,有一部大电视,走近一点才看见两个小朋友拿着遥控器,聚精会神在玩电玩游戏。转角有三个书架,放满不同类别的桌上游戏。突然,耳际传来叮

推开大门,门口左边有3D打印机、衣车及烫画T恤机。眼角瞥见远一点的角落,有一部大电视,走近一点才看见两个小朋友拿着遥控器,聚精会神在玩电玩游戏。转角有三个书架,放满不同类别的桌上游戏。突然,耳际传来叮叮噹噹的声音,循着声音走到图书馆内最远的角落,迎面而来是一张乒乓波檯,另一边还有人玩足球机。

对,这是一座图书馆,一座可以光明正大在裏面打机和打波的图书馆。

图书馆倡平等多元 受条例保障

埃斯波Espoo 是芬兰第二大城市,离开首都海辛基不太远,地铁车程大约50分钟。Espoo 人口约28万,18岁以下的人口却佔25%,被誉为欧洲其中一个最能持续发展的城市,是区内科技发展研究的枢纽。2015年,Espoo 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(UNESCO)十大「学习城市」的先锋之一。学校虽然是一个学习重地,但是一座城市应该设有更多学习空间。市政府参照UNESCO 「学习城市脉络(GNLC)」的建议,改善和发展市内设施,在社区鼓励「动手做」的文化。

提到学习,除了学校,必然离不开图书馆。芬兰的图书馆一直都备受称讚,不管是藏书量还是装饰设计,都非常吸引学生及普罗大众到访。「感.创.做」团队走进一间位商场,三楼全层都是图书馆。市政府有意地把「动手做」的理念,融入每一个学习空间,馆内的电脑、3D打印机、衣车、烫画T-shirt机等设备,市民可以免费使用。

馆内设有儿童图书间,矮矮的七彩图书架都装上了轮,随时可以移动,闢出一大片空间。留一片空间做什么?旁边有一个大衣架, 挂满不同戏服及动物服,孩子及爸妈可以玩一场即兴剧场(dress-up pretend play)。 意犹未尽吗?旁边还有数本厚厚的相片目录、一袋袋不同服饰,一家大细可以借回家继续玩。

在图书馆内玩电玩游戏、桌上游戏,甚至打乒乓波做运动,相信是每一个香港人都没有想像过的画面。学习,从来不应局限于阅读;玩,也是学习的重要一环。芬兰是少数设有「图书馆条例」的国家,首条条例始于1928年,每过一段时间便会重新检视。2016年的最新条例以「平等」及「民主」为本,以共同(commonality)、多样(diversity)以及多元文化(multi-culturalism)为主轴 。条例重新定义图书馆的功能──「向每一个市民提供同等的机会学习文化与文明,促进市民积极投入,贯彻终生学习。」

即兴剧场的戏服

不一样的市政大楼

香港的社区设施,都是按功能建成一幢幢不同的大楼,图书馆是一幢楼,社区中心是另一幢楼,即使是市政大厦,也会按楼层分类不同服务。文化及教育局总监Kristiina Erkkil?带我们去了另一个一年半前大装修过的商场,表面上看来是一个购物中心,一、二楼也是吃喝玩乐的地方。可是来到三楼,却是一个综合服务中心,十项公共服务共冶一炉。服务中心设有:图书馆、妇产及儿童健康诊所,成年人健康中心,精神健康及药物滥用服务、X光及化验服务、医疗造影中心、青少年升学及就业谘询服务、房屋谘询服务、社会保障服务、为一般市民服务。

一家人来到这裏,可以各有所取:看医生、身体检查、产前检查、婴儿照顾谘询、精神辅导、找工作、申请交通咭、老人卡、福利证件、钓鱼许可证、借阅图书、开会、做木工,甚至弹琴。对,你可以在这个地方弹琴和做木工,因为中心还设有一个艺术及文化的聚集地。图书馆内还设有小舞台和灯光效果,可以举办讲座、音乐会,也会举行街坊大会。 参观当日,大电视正直播冬季奥运会,不少市民都在观看。

馆内还设有一个音乐室以及四个房间,市民可以免费借用。音乐室前面放了一座钢琴,市民可任意弹奏,只要戴上耳筒就不会骚扰到别人。四个房间亦有不同用途,其中一间特别用作文化及艺术作品展览。另一间自造室(paja)亦非常有规模,当天有一个13岁的男孩正在造自己的木笔盒。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有老人家会在自造室重现自己的手工艺术,并传授工艺给年青人。年青人又会主动协助年长的市民,使用电脑及手机,自造室成为一个人们可以自然交流的空间。

我们终于忍不住问管理员,图书馆不是一个宁静的地方吗?搭建一个小舞台的话,必然会製造不少声浪。管理员解释,图书馆的天花,是针对声浪对读者的影响而特别设计。他理所当然地说:「声音是一定会有,但是整个环境变得更有生气,普罗大众亦已接受图书馆能够带动文化交流,不同年纪和种族的市民可以在这裏互相学习。」

人,其实就是最好的资源。

开放式综合服务中心

老师走在改革最前线

回看香港,文化被视为「康乐事务」的一部分,教育又由另一个局处理。在芬兰,文化与教育被视为一体。当地人追求快乐及平等学习的文化,正正反映在芬兰的教育体制上。文化及教育部总监Kristiina出身于老师世家,她原本也是一位老师。她告诉我们,芬兰的教育改革,原来也由老师训练开始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芬兰非常注重教育,但是走传统保守路线,由国家设定详细的课程内容。九十年代初,芬兰经济衰退,政府不得不大幅削减教育资源,却成为教育改革的契机。国家容许市政府以有限的资源,自决各城市的教育发展,实行教育地区化(decentralization)。从此,政府只提供简单的框架和指引,还取消了视学制度(编按:政府派员观察老师授课),全权交由学校和老师决定怎样做,才能达到最佳的学习效果。

这个漫长的改革,由老师训练开始。八十年代初,因为杜威的学说,动手做(Learning by doing,LBD)在师训中已相当流行,但是当时的学校教育还是以科目或行业技术为主。九十年代开始,教育开始以学习为主,而非教导为主。再培训的过程之中,老师需要放下高高在上的角色,以一个学习者的身份进入课室,以学生的角度去感受,反思怎样才是有效的学习。所有老师都必须进修硕士课程,进行教育研究,在实习教学时实践研究的得着。老师的角色并不局限于班房之中,他们也需要积极参与社会服务。

取消视学制度十年之后,芬兰在2000年依然高倨PISA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的榜首,证明「管得少」不代表教育素质就会下降。即使芬兰在2015年的PISA的排名下滑,但是芬兰学生的全人发展做得更好,学生的生活满意度较高,大部分同学不会在学习上感到紧张。学生认为自己曾受欺凌的比例,也远较香港低。

每一个角落也是学习的好地方

「教育实在太重要,不能只靠教育工作者去做。」(Education is too valuable to be left only for educators.)Kristiina说。正如在Espoo市内,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是学习空间。市政府推行不同创新计划,例如KYKY模拟市集就配搭不同的学校和公司,共同创作新产品及服务概念;又例如Me & MyCity,在当地公司的支持下,让六年级学生可以花一整天,在真实环境扮演僱员及顾客,学习商业经济及社会的关係。

文化及教育局总监Kristiina Erkkil?

学习就是生活,生活中的每个场所,都是学习的好地方。

共融社会、终生学习、共享社会资源、商界参与、关爱文化──这些口号,香港政府常常挂在口边。过往也有不同局的局长去过芬兰取经,但是回看今日的图书馆,取经之旅似乎无功而还。香港的图书馆还是只有书、报纸、杂誌、电脑这些静态的资料,馆内大部分都是阅报的老人家。如何才能吸引更多市民,尤其是年轻人,使用图书馆设施?如何提升图书馆的功能,促进不同年龄层的市民,不同种族的市民,能互相交流及沟通?政府及商界如何合作,推动共融文化,建立终生学习的环境?或许政府需要在内部有更多沟通,确定共同目标,从一个小社区出发,尝试改变。

赛马会「感.创?做」大本营也努力在坚乐第二小学,协助老师建立更正面、更宽阔的学习环境。然而,即使芬兰经验再好,老师们也清楚知道不能直接複製。回港后,老师也开始尝试不同的新主意,尝试在学校建立一个更尊重和信任孩子的学习环境。下一回就让老师与大家分享他们的新尝试。

原刊于《明报周刊》,本社获作者授权转载。

朝圣芬兰五之四

本系列文章:

老师也朝圣:带着问号去芬兰

尊重学生 做功课都有得拣?

朝圣芬兰:尊重多元就是尊重孩子




本站推荐信息
本站最新更新
本栏目推荐信息
联系本站:admin#80sd.org  新浪官方微博: http://weibo.com/201263118
CopyRight ©2005-2012 80视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Phily
80视点网,追踪新闻热点!  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80视点网无关。80视点网对文中陈述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  
  •   
  •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